欧洲期货市场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涨 涨价阴云笼罩欧洲
2021-10-19 15:01:41 来源: 光明日报

从8月初到10月初,欧洲期货市场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涨。10月6日,反映欧洲基准天然气价格的荷兰所有权转让中心(TTF)天然气价格飙升至历史最高纪录的1937美元/千立方米。此后虽有下跌,但15日的期货价格仍高达1247美元/千立方米。

图为“北溪-2”项目标识。 韩显阳供图

经过去年寒冬和今年酷暑的大量耗费,欧洲的天然气储备水平目前难以应付即将到来的寒冬。欧洲天然气基础设施协会数据显示,当前欧洲区域性天然气库存仅为满负荷水平的74.7%,为10多年来最低水平,冬季能源储备亟待补充。

作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,俄罗斯拥有40%的欧洲天然气进口份额,被推到了这场危机的风口浪尖。此间能源专家指出,天然气涨价阴云笼罩欧洲,不仅因为天然气供需本身的失衡,更是由于俄罗斯、欧盟以及美国之间的地缘政治博弈,以及欧盟的能源转型政策。

俄罗斯拒绝为天然气涨价“背锅”

面对欧洲天然气市场期货价格暴涨,美西方媒体的第一反应就是俄罗斯在利用“能源武器”教训欧洲。

客观而言,俄罗斯的确在这次能源价格高涨中有盈利,但对所谓俄动用“能源武器”的指责,俄罗斯给予坚决驳斥。

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10月10日刊发社论指出,能源价格上涨促使俄获得了向国际社会施压的额外杠杆,而美却面临失去战略力量的风险。文章称,欧洲的能源政策加剧了其对天然气主要供应国俄罗斯的依赖,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(“俄气”)无视欧洲政界加快生产的呼吁,导致美国的欧洲朋友遇到了大麻烦。“俄气”副总裁马尔科洛夫预计,今年冬天将是寒冬,对公司有利。今年1月至9月,“俄气”向非独联体国家天然气出口量增长15.3%。在量价双增的背景下,俄央行的国际货币储备在9月1日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的6208亿美元。

俄罗斯总统普京13日在“俄罗斯能源周”论坛全体会议上说,“即使在冷战最困难的时期,俄罗斯也定时、持续地充分履行合同义务,向欧洲供应天然气”。谈及欧洲天然气价格上涨的原因,普京认为,一方面这是电力短缺的结果,因为过去“核能和天然气发电处于主要地位时,未出现过此类危机”;另一方面,欧洲委员会的所有活动都致力于缩减长期合同,并转向天然气交易所的交易,显然这一政策是错误的,这没有考虑到天然气市场的具体情况。他说,欧洲能源部门过去十年一步步埋下系统性缺陷,这是导致欧洲天然气市场出现大规模危机的原因,西方国家“没必要试图将过错转嫁给俄罗斯”。

俄外长拉夫罗夫8日则表示,当前的欧洲天然气短缺,与欧盟委员会和美国阻挠“北溪”天然气管道项目等做法有关。他表示,在“北溪-1”和“北溪-2”的建设过程中,欧委会千方百计让第三次能源改革方案的要求逐渐适用这两个管道,“导致‘北溪-1’管道半负荷运行,‘北溪-2’也将如此”。他认为,是欧盟的能源和环保政策导致了现今的局面。此外,美方向德国等欧盟国家施压不要采购俄罗斯管道天然气,转而去建设用于接受美国液化天然气的终端站。如今终端站虽然建成了,美国却把液化天然气卖给了更能获利的亚洲和拉美国家。

为缓解天然气涨价危机,俄罗斯主管能源工作的副总统诺瓦克日前建议,在快速获得已建成的“北溪-2”压送天然气的许可的同时,欧洲国家应积极考虑增加“俄气”在圣彼得堡电子交易平台上的天然气交易量。

欧洲国家为俄罗斯“正名”

作为俄罗斯天然气进口大国,德国面对剧涨的天然气价也是力有不逮。联邦政府经济和能源部长阿尔特迈尔称,德国储气设施仅注满75%的空间,这比2015年天然气危机时的储存量还少。

尽管如此,德国官方14日正式否定了有关俄不遵守天然气供应合同的指控。德国联邦议院经济与能源委员会主席厄恩斯特表示,“联邦政府没有关于俄能源供应商不遵守合同义务的信息”。他认为,欧盟天然气价格上涨的原因,首先与市场向亚洲国家液化天然气供应增加,进而导致对欧供应减少有关;其次,在去年冬天异常漫长的供暖季后,欧盟国家未能及时储备天然气;再次,欧洲当前实施的“脱碳”政策造成脱离化石燃料速度太快,同时未能确保其成员国在紧急情况下可获得足够可再生能源。最后,新冠病毒危机后的经济复苏,使能源需求增加。

德国联邦经济和能源部则指出,对德国天然气供应有重要影响的俄罗斯、挪威,今年夏季都对天然气设施进行了技术改造,造成德国进口天然气量减少,使短期内天然气价格大幅上涨。

德国《青年世界报》近日指出,俄罗斯在欧盟的能源危机中“无罪”。文章说,俄罗斯与此无关……“俄气”遵守了供应合同的所有条款,但美国液化气供应商今年前8个月的供应量减少了17%。欧洲天然气价格上涨的真正原因之一,是美国将原本供应欧洲的液化天然气转卖给需求增加的亚洲。

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称,能源危机是欧盟应对气候变化一系列政策所导致的后果,欧盟必须重新考虑减排目标。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则称,欧洲国家现在正经受天然气供应问题,“因为他们没有及时与俄罗斯签订合同”。

解决“天然气荒”的钥匙就在欧盟手中

其实,欧洲“天然气荒”并非无解,钥匙甚至就在德国等欧盟国家手中,这就是已于9月10日全部完工的俄德“北溪-2”天然气管道项目。

德国能源监管机构——德国联邦网络管理局近日宣布,已接受“北溪-2”运营公司的认证申请,将在2022年1月8日前,就该公司是否为独立运输运营商提出“决定草案”,并提交欧盟委员会审核。据悉,按照欧盟监管规定,天然气生产商不得同时担任输送天然气的管道运营商,而“俄气”是“北溪-2”天然气管道运营公司的唯一股东,因此该项目能否通过认证目前不得而知。正如厄恩斯特所说,“北溪-2”的尽早运营,对消除“天然气荒”的乌云是巨大利好。但是,德国迫于美国、部分欧盟国家如波兰,以及乌克兰的压力,对项目何时开始输气仍在犹豫。

与“北溪-2”不同,经过“土耳其溪”输送至保加利亚、塞尔维亚以及匈牙利等国的“巴尔干溪”管道满负荷运行。天然气价剧涨,让塞尔维亚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对气价更加敏感。武契奇表示,塞尔维亚将尽最大努力请求俄给予“最有利的价格”。

美及欧洲伙伴继续“遏俄”

在历史和现实中,地处俄罗斯与德国、法国等国之间的波兰,与俄罗斯一向不睦。不仅历史上双方发生过多次战争,在苏联解体加入北约后,波兰更是美国实施反俄政策的急先锋。

波兰气候与环境部长库尔图卡15日表示,将要求欧盟检查“俄气”是否可能滥用其在欧洲天然气市场上的垄断地位。他说,最坏的情形正在出现,“北溪-2”正在成为“俄气”限制对欧洲天然气供应而展开博弈的主题,“在下周召开的欧洲理事会会议上,波兰将非常强烈要求欧洲拒绝俄罗斯能源敲诈”。波政府此前还甚至宣布,因在建的“北溪-2”项目未获得任何许可,应对“俄气”处以76亿美元罚款,并要求项目合作方30天内解除合同。

此外,与波兰同处相似地缘位置的波罗的海三国也认为,“北溪-2”是一个“赤裸裸的”地缘政治项目,旨在破坏欧盟和北约的安全,给俄更多在乌克兰“自由行动”的权力,同时让它拥有制约欧洲的杠杆。立陶宛外长甚至批评德国称,柏林“正为了一己之私而损害10多个欧盟国家的利益”。

此间观察家分析指出,站在波兰、波罗的海国家身后的其实是美国。美国也是国际天然气出口大国,将欧洲作为其液化天然气出口的主要市场。美国人担心,一旦“北溪-2”项目成功运营,不仅将使欧洲国家减少进口昂贵的美国液化天然气,还将使俄在同欧洲国家交易中获取经济、地缘利益,使美国意图联手部分欧洲国家推动的“遏俄”战略无功而返。

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本月初声称,俄拥有利用能源作为胁迫工具的历史,现在又试图利用欧洲对其天然气的依赖作为地缘政治杠杆。分析人士认为,尽管美政府没有针对“北溪-2”项目实施制裁,但会有阻滞该项目运营的其他“小动作”。美国国会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就正在设法阻挠59名美国驻外大使任命的按时批准,试图以此推动拜登对“北溪-2”项目采取更坚决的行动。(韩显阳)